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调整战略 >
几百台工程机放到官网上很快就被抢购一空
* 来源 :http://www.cynr.com.cn * 发表时间 : 2021-04-02 11:53 * 浏览 :

华西都市报:为什么选择来成都创业?创业中最艰难的事情是什么?

2012年,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钟波做出重大决定:放弃mstar西南片区技术总监的职务,从深圳回老家成都创业。此前他在这家被誉为“手机中的高通”的电视芯片制造公司度过了9个年头,年薪超过百万,并拿到了公司价值500多万元的股权。

在创业过程中,我认为最大的困难是没有的,但对家人在深圳的同事来说,分居两地可能是他们最大的苦恼。

钟波:在深圳创业,给我的感觉是创业者有些浮躁,有时候会急功近利,看到一点光芒就会一拥而上,这不适合在专业领域上突破。我是成都人,回自己家乡做出一番有影响力的事业,进而推动一个行业发展,这是很多创业者的共同追求。当时软件园的一位秘书长到别墅参观后,觉得我们“太艰苦”,主动邀请我们入住软件园,并给我们很多政策上的优惠,这给我们的创业起到了加速作用。

“用户看的是内容,他们想要什么,我们就应该提供什么,而不是生产出来卖给消费者之后就到此为止了,我觉得未来电视不应该是这样。”钟波认为,电视制造行业传统的研发-生产-销售单一模式,在互联网时代已经不适应消费者的需求。

除了团队中有一批从业经验十余年的研发骨干力量外,钟波还有一只3000多人的“后备军”。

2014年7月,同样是这批人,拿到了来自创东方和成都技术转移集团等机构1亿元的投资,这在国内的智能硬件圈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与之前不同的是,这十来个人将两年前的设想变成了现实,他们推出的第三代无屏超级电视,不需要屏幕便可在墙壁等地方播放影像,画面最大能达到180英寸,产品一经发布便备受关注,团队也变成110多人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新产品销售额超过1个亿。

在被问到创业的缘由时,除了感到传统电视制造行业不适应互联网时代之外,真正启发钟波创新灵感的,是他看了一部关于iphone的视频。

钟波将这个想法跟团队一说,大家都非常认可,随即将设想付诸实践。2012年11月,钟波和团队设计出的第一款无屏电视工程机面世,这款产品不需要屏幕便可在墙壁等地方播放影像,画面最大能达到180英寸,还可以在线观看,一面世便成了科技圈的“宠儿”,几百台工程机放到官网上很快就被抢购一空。

华西都市报:极米科技在2014年7月获得1亿元的融资,这在智能硬件行业里算是最大的,也算是创业成功迈出了第一步加。对现在的创业者,你有什么经验可以告诉他们吗?

钟波:我不提倡“毕业就创业”的做法,因为中国不缺乏创业,缺乏的是创新,而创新是在摸清行业发展趋势、获得一定的行业经验之后才有可能实现的。只有底子坐实、在行业内耕耘够多,才能将自己的一些奇思妙想实现。

在钟波的说服下,几位mstar的同事辞去了如日中天的事业,跟钟波回到成都创业。他们有的已经在深圳结婚生子,有的年薪过百万,在他人眼中,是令人艳羡的“金领”阶层。

2012年,成都高新西区的一栋未装修的别墅里,十来个从深圳来的“技术男”夜以继日地对着电脑屏幕,敲键盘、写代码,每个月拿着3500元的工资,脑海里却描绘着一副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出现的宏大设想——实现无屏投影甚至在空气中投影。

7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了这家名为成都极米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ceo——钟波,这位曾放弃百万年薪转而投身创业大潮的80后成都小伙告诉记者,他相信无屏化是未来电视的发展趋势,极米科技是改变人们收视习惯、颠覆传统电视行业的领军者,而成都也需要一批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。

在今年德国举办的汉诺威电子展上,钟波的无屏超级电视成为展会上耀眼的中国智能硬件产品,而小米公司ceo雷军也来到极米科技的柜台,亲自体验了一把无屏超级电视,并对钟波的团队和他们的产品表示认可。

“从我们的第一款产品问世之日起,我们会跟进用户在使用过程中的评价、建议,随时改进我们的产品。”钟波透露,他们通过qq群、官方网站、论坛等渠道与用户保持密切沟通,目前核心用户已经有3000多人,产品新版本发布前都会先经过这些核心用户测试,修改后才推向市场。

“除了雷军以外,徐铮、羽·泉、郎永淳也是我们的用户。”钟波透露。

去年4月份,钟波带领团队在北京举办了一场产品发布会,这是公司首次举办的大型发布活动,在发布会上亮相的产品,已经是他们研发出的第三代超级无屏电视,两千多的售价一度造成超级无屏电视供应不足,直到去年8月份才恢复正常产量,当年极米科技公司的销售额更是超过了1个亿。

在那部视频里,iphone轻而易举地将影像投放出来,“当时我感觉效果非常炫,我想,为什么不研发一款投影设备,不用屏幕就既能看电视,又能播放电影?”在钟波的设想里,影像将来甚至可以直接投放到空气中,就像经常出现在《阿凡达》、《星球大战》等电影里的场景。

回成都后,由于租不起高昂的写字楼,钟波和团队十来个人找到高新西区一栋未装修的别墅当起办公楼,在这个“一碰一身灰”的三层别墅里,一、二层是研发、测试部门,第三层就是这个团队的集体宿舍,而宿舍的床都是买来的上下铺床,“让我们几个30多岁的技术男又感觉回到了大学时代。”钟波笑着回忆说。

下一篇:没有了